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 請 | 注冊

新宋十字-(2)

作者:阿越 著
出版社:花山文藝出版社出版時間:2008-02-01
開本: 32開 頁數: 240
讀者評分:4.7分10條評論
本類榜單:青春文學銷量榜
中 圖 價:¥9.5(4.3折) 定價:¥22.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
暫時缺貨 收藏
運費6元,滿69元免運費
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,運費14元起
云南、廣西、海南、新疆、青海、西藏六省,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
溫馨提示: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,大部分為全新,個別圖書品相8-9成新、切口
有劃線標記、光盤等附件不全
本類五星書更多>

新宋十字-(2) 版權信息

新宋十字-(2) 內容簡介

北宋熙寧二年,公元紀年為1069年,著名的王安石變法開始。
  這是中國歷史上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全方位改革,從政治、軍事,到農業、商貿,它觸及了幾乎所有的社會問題。與此同時,王安石,司馬光,蘇軾,曾布,呂惠卿……這些北宋的杰出之士因為變法而展開了明爭暗斗。
  在變法必然失敗的定數下,來自現代社會的歷史系大學生石越,不可思議地出現在宋都汴京城。在震驚平息之后,他開始運用千年的知識積淀,對這一段風云變幻的歷史進行驚險的干涉……

新宋十字-(2) 目錄

第六章 “拗相公”
第七章 離間計
第八章 汴京新聞
第九章 呂氏復出
第十章 天下才俊
第十一章 再度交鋒
附錄 新宋·地理志
展開全部

新宋十字-(2) 節選

第六章 拗相公
  1
  從熙寧四年的冬天開始,開封城的天氣就一直是陰沉沉的,沉悶的天氣,和大宋權力中心的氣氛一樣,讓人感到壓抑與難受,使許多人都喘不過氣來。
  馮京捧著一大堆公文如往常一樣走進中書省那簡單的廳堂里,王安石請辭,王珪請了病假,現在掌印的宰相就只有他一個人了。馮京吩咐了各部曹的官員把公文按輕重緩急分類整理好交過來,自己便坐在案前埋頭開始辦公。少了王安石的中書省,氣氛也顯得格外沉悶。
  馮京順手翻了一下公文,瞄了外面的天氣一眼,自顧自的說道:“看這天氣,說不定有大雪要下。要知會一下開封府,寒冬大雪的天氣,可不要凍死人才好。”
  有人聽到馮京說話,便應道:“馮相,這事曾大人早就吩咐下去辦了,開封府推官斷不敢怠慢的,您盡管放心。”
  馮京心里不由閃過一絲不悅,曾布這個“檢正中書五房公事”,出了名的眼里只有王安石,這件事雖然是好事,但是連自己這個當值的宰相都不知會一聲,就徑自施行,也讓人心里真不舒服。
  但他畢竟是久經宦海之人,心里雖然不快,臉上卻不動聲色的笑道:“他倒想得周到。”又問道:“各地青苗法與京東西、兩浙、河北東三路試行青苗法今年的報告交上來了嗎?”
  “前天就交上來了,曾大人和幾位大人合計,這件事要等丞相回來了再處置方為妥當,壓在那里呢。”
  馮京聽見這話,心里更加不快。但又不好發作,倘是發作,倒是好像自己盼著王安石永遠不能回這中書省一樣了。他暗自苦笑一下,打量一下中書省的官員,十之八九是王安石一手提拔起來的青年俊杰,這些人辦起事頗有干勁,辯論起來也頭頭是道,自己在中書省的作用,原來也不過是簽字畫押而已。便是王安石請辭,但是他那巨大的陰影,依然籠罩著中書省,中書省的大小官員們,小事自己下令施行,大事留待王安石回來,馮京有點不明白自己呆在這里有什么意義了。
  把目光漫無目的投向窗外,馮京突然感覺到王安石像極了院子里的那棵巨大的古槐樹,無時無刻不用自己的枝葉罩著中書省的院子。一股心煩意亂的感覺冒了上來,馮京突然有種無力感,覺悟到自己是沒有辦法取代王安石的。他揮了揮手,無力的說了一聲:“知道了。”便開始繼續辦公。
  2
王雱一面取下披風,一面走向屋子里。屋子里的幾個人見他進來,都起身相迎。王雱忽然感到胸中氣血翻滾,咳了幾聲,方勉強笑道:“我來晚了。”
  “公子,你已經說服丞相了嗎?”有人急切的問道。
  王雱一聽聲音,便知道是在國子監事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諫官張琥,因而搖了搖頭,嘆道:“我父親不是那么容易說服的,我已托人送信給呂惠卿了。”
  張琥大吃一驚,道:“元澤,你不是說呂惠卿狼子野心,不可不防嗎?”
  王雱苦笑道:“事急且從權,眼下只有呂惠卿能說服我父親。如果辦這件案子的是呂惠卿而不是鄧綰的話,石越演不出這出雙簧。”
  張琥恨聲說道:“鄧綰行事也是太孟浪了,如今害得我們這么被動。”
王雱冷笑道:“事后怨人,于事何益?石越這一招,我們誰又能料到?本來以為鄧綰是個玲瓏之人,做事會有分寸,才讓他去辦這件事,他是想當御史中丞想瘋了,居然這樣小看石越!”
  有人笑道:“現在說這些也晚了。曾布當時首尾兩端,躊躇不決,瞻前顧后,也是石越能得逞的原因。曾布雖然捍衛新法,但是和石越私交不錯,說起來,我們也是失算了。”
  王雱循聲望去,說話的卻是新上任的監察御史里行蔡確,也是御史中丞的有力候選人之一,雖然是鄧綰舉薦,但對于鄧綰的落馬,他心里只怕是在暗暗高興。
  王雱有心要刺一下他,淡淡說道:“鄧綰罷知永州,并沒什么要緊的,他始終是禮部試**名的進士,遲早有一天能回到開封府。”
  頓了頓,見蔡確神色如常,心中不由暗暗詫異,又道:“這里都是自己人,大家開誠布公,當務之急有兩件事,**是說服我父親不要辭相,否則新法前功盡棄;二是白水潭案的主審官,一定要是我們的人,否則他們氣焰一旦囂張,以后就很難壓服下去了。”
  張琥點了點頭,道:“元澤所言甚是。”
  王雱又道:“馮京向皇上推薦的人選是范純仁,如果真要是他來做主審官,那白水潭案肯定是全部無罪釋放。”
  “呂惠卿有孝在身,丁憂〈注十五〉在家,曾布雖然精通律法,但是他已經指望不上,我們現在能推出的人選又是誰呢?”張琥問道。
  王雱沉吟道:“開封府出缺,我以為皇上之意,白水潭之案的主審官,肯定就是新任的權知開封府……或者,會不會交由御史臺來審理?”
  幾個人的目光立即熱切起來,但是很快又全部黯淡下去。
  想想自己的資歷和要面對的案子之棘手,這些人都還算有自知之明的。
  王雱有點失望的望了這些人一眼,說道:“開封府知府要待制〈注十六〉以上官,同判國子監李定,也許是合適的人選。我會找機會向皇上推薦,但是各位也要配合我,*好是搜集一下白水潭不法亂制之事,各位正好順便做功課。”
  有宋一代,御史諫官每個月,必須有彈劾的表章交上去,所以王雱稱之為“做功課”。
  眾人哄然大笑。
  王雱不知道為什么,沒來由的感到一陣惡心。
  丞相府。
  王安石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。
  比起宋代官員生活的奢華來說,王安石這個背負著“斂財”之名的宰相,生活卻過得十分儉樸。
  宋代官員俸祿頗豐,一般一家人平均每人,可以請三個以上的奴仆服侍起居。
  但是王安石一家十多口人,請的仆人不過七、八人。
  自從王安石為相之后,這樣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飯的時間,就越來越少。
  雖然這次是王安石在仕途上遭遇挫折,但是對于王夫人來說,國家大事不是她能關心的,自己的丈夫兒女能團聚在一起,才是*重要的,因此每一頓飯她都竭力營造出快樂的氣氛。
  王昉一邊吃著飯一邊偷眼看自己的爹爹,朝局之事,她并不陌生,但是做為女孩子,卻是不可以隨便說這些的。
  王安石似乎顯得有點衰老,但依然強打著精神,裝出一副笑臉來。
  桌上擺了七、八個簡單的菜,王夫人知道自己丈夫的習慣,把*好吃的菜擺在王安石面前。因為王安石吃菜從來沒有什么挑剔,他只吃桌子上離自己*近的一盤菜。
  王昉見王安石心不在焉的夾著同一個菜,便一面撒嬌一面給王安石碗里夾菜,嬌聲道:“爹爹,嘗嘗這個……還有這個……”
  王安石看著自己這個寶貝女兒,溫言笑道:“好,好。”
  王雱回到家里,進了飯廳,正好看到這一幕,便笑道:“還是妹子有辦法。”又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:“爹爹、母親。”
  王安石看了他一眼,問道:“去哪里了?快一起來吃飯吧。”
  聽公公說了話,王雱的妻子連忙起身幫王雱裝好飯。
  王雱應了一聲,坐下來,說道:“方才皇上召見我。”
  “哦。”
  王安石淡淡的應了一聲,不再說話。
  王雱遲疑了一下,說道:“皇上要我勸說父親回中書省主持政務。”
  他倒不是假傳圣旨。
  王安石不置可否的應了一聲,筷子停在碗里。
  王旁笑道:“哥,看你一回來就說公事,先不說這些吧,我倒覺得爹爹早點學張良歸隱,并不是壞事。一家人開開心心,也挺好。”
  王雱半開玩笑的說道:“你什么時候長進過,盡出些臭主意。父親一身經邦濟國之術,不把它施展出來,難道要收死在胸中嗎?況且皇上是明主,難得君臣相知,若不能有所作為,豈不為后世所笑?
  “張良歸隱,那是他幫劉邦打下了數百年的基業,功成身退。現在新法變到一半,小遇挫折便說歸隱,真要被后人笑話的。”
  王旁一向說王雱不過,便不再說話,只小聲嘟噥道:“何苦為了一個不見得正確的理想,把天下的怨恨都攬到我們王家身上。”
  他說話聲音雖然小,坐在他旁邊的王雱卻是聽得清清楚楚,頓時勃然大怒,厲聲問道:“弟弟,什么叫不見得正確的理想?”
  他這么高聲一說,頓時全家人都聽清了,王安石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。
  王旁從小就有點害怕自己這個哥哥,無論是自己還是周圍的人態度,都讓他覺得自己沒有王雱聰明有出息。
  在過分杰出的父親和兄長的陰影下,王旁的性格與父兄竟然截然不同。
  這時聽王雱厲聲喝他,便不再說話,只是悶聲吃菜。
  王雱卻氣猶未盡,他身體一日不如一日,這時生起氣來,胸中氣血翻騰,竟是想要吐血一樣。
  他好強的硬生生吞下那口氣血,說道:“我們是不見得正確的理想,難得那些庸庸碌碌之輩反倒是正確的?坐視著國家一日一日被那些滿口仁義道德,一肚子男盜女娼的偽君子們掏空而無力挽救,反倒是正確的?
  王旁有點不服氣的低聲說道:“我可沒有這么說。”
  王雱不聽這句話還好,一聽氣又上來了,他狠狠地盯著王旁,突然冷笑道:“好啊,那你說說,我們怎么樣不見得正確了,什么樣又是正確的了?”
  王旁偷偷看了一眼王安石的臉色,見他一直沉著臉,原來就挺黑的皮膚,更顯得黑得可怕。他哪里敢惹父親生氣,就打定主意退一步算了,當下低著頭不再說話。
  王雱見他不再說話,便轉過頭,繼續勸說王安石。
  王夫人雖然感覺氣氛不對,但是這畢竟是男人的事情,她不好進言,便笑著對王雱說道:“雱兒,辛苦一天了,吃飯吧,來,看看這個兔子肉味道怎么樣……”
王雱勉強一笑,應道:“娘,知道了。”一邊繼續對王安石說道:“爹爹,你不是常告訴我們做事貴在堅持的嗎?任何一件事情,都有困難,只有堅持下去,才會有*后的成功。現在的新法,就需要你的堅持呀!”
  王旁在旁邊聽得心里很不舒服,但是他生性不愿意和父兄爭執,只好默默的吃飯,狠狠的咀嚼著口里的青菜,王安石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沒有做聲。
  吃過飯后,王昉把王安石送到書房,這段時間王安石難得有空,做為經學大師的他,便開始在家里讀石越的《論語正義》、《三代之治》,并開始動手寫《孟子注》。
  王雱也跟了進來,幫他整理資料。
  王昉見父兄開始忙碌起來,連忙告退回自己的閨房,穿過幾道走廊,一道郁郁的笛聲,從后花園傳來,笛聲中似有說不清的煩悶與擔心。
  王昉循著笛聲走去,到了后花園的池邊,果然是二哥王旁在那里吹笛。
  “二哥,你有心事呀?”王昉找了塊平整的石頭坐下,輕聲問道。
  王旁嘆了口氣:“妹子。”
  “是不是因為爹爹的事情?”王昉問道。
  “是啊,妹子,二叔和三叔都和我說過,現在爹爹變法,把天下的怨恨都歸到我們王家身上,對我們王家很不利。”
  王旁也只有在自己這個妹妹面前,敢肆無忌憚的說話。
  “可是爹爹也是為了天下的蒼生呀,如果能讓百姓過上好日子,國家變得富強,就算我們王家受一點委屈,又有什么了不起呢?我雖是女流,卻也知道如果有利于國家與百姓,即便是對自己有害的事情,我們也不應當回避的。”王昉理了一下劉海,嬌聲說道。
  王旁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,忍不住笑道:“想不到妹妹你也有這種見識,如果你是男兒身,爹爹一定喜歡你更甚于大哥。”
  旋又嘆道:“但是我沒有這種遠大的理想與抱負,我更希望爹爹與哥哥平安。你也看到了,哥哥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,還要這樣爭強好勝,天天算計,這不是一件好事呀!”
  王昉幽幽的說道:“二哥,你也不必自謙,你的學問才華,又何曾差了?你擔心爹爹,爹爹也是知道的。但是你知道爹和大哥的脾氣,天生的熱血心腸,雖然這一次爹爹實在有點心灰意懶,但依我看,爹是遲早要復出的。”
  王旁急道:“妹子,你也希望爹爹復出嗎?”
  王昉有點茫然的答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我是個女孩,終究不明白天下大事的。”
  王旁嘆了口氣,說道:“是呀,你是個女孩子,不明白,但是爹爹和大哥,卻都是人中之杰,可是他們也自處于錯誤之中而不自覺呢。只怪我沒用,不能說服他們。”
  王昉有點奇怪看了王旁一眼,問道:“二哥,你怎么可以斷定爹爹與大哥身處錯誤之中呢?”
  王旁苦笑了一下,說道:“現在天下士子,都知道這件事情。爹爹主持變法,青苗法上上下下議論了許久,又是試行又是設提舉官,結果搞得天下怨聲載道,叫好的人沒有抱怨的人多。
  “但是石越略一改良,現在三路試行石法,成績斐然。
  “前幾天聽浙江士子說,單是兩浙路,官府也沒有掏出一分錢,盡收入二十萬貫,雖然水害不斷,但是兩浙路因為改良青苗法施行得當,再加上農業合作社的施行,農時沒有耽誤,也沒有餓死一個百姓、出現一個流民,大家都能盡心盡力在自己的家鄉恢復生產。
  “兩浙的百姓上書朝廷,希望允許他們給石越立長生牌位。這種事情,是爹爹的新法能想像得到的嗎?”
  王昉還是**次聽到這樣的事情,瞪大了眼睛望著王旁,她是不太相信,這個世界上還有比她父親更能干的人。
  王旁看了王昉一眼,自嘲式的笑笑,“你不相信是吧?我也不相信。但是事實如此,我不能不相信。
  “現在被爹爹貶到杭州的蘇東坡,在那邊大興水利。曾布說,兩浙今天治績如此之好,新法之功不可沒,但那是自欺欺人,無人不知道那是石越的功勞!
  “現在朝廷可能要派大員去那里專責興修水利,把農田水利法貫徹好,以期標本兼治。這也是爹爹的新法唯一不引起非議的法令。
  “到坊間去轉轉,百姓都在傳說石越是文曲星下凡,左輔星轉世,是幫趙宋官家興萬世太平的,便是士林的讀書人,也有許多人對此深信不疑。
  “就算不信這些星相之說的,也都承認石越胸中,實有一篇治國的大文章,改良青苗法不過是牛刀小試 
  “還有那個關在開封府獄中的桑充國,兩年之前,尚且籍籍無名,現在替石越主管白水潭校務,同時講授《三代之治》、《化學》、《物理》等數科課目,聲望竟然不在石越之下,隱約可與程顥等人比肩,再過幾年,竟又是一個石越了……”
  王旁又和王昉說起石越創建的白水潭學院的氣度與景象,關于石越與桑充國的種種故事,白水潭學院的人物風采……
  他不似王雱,白水潭學院,王旁也是親身去過的,別的書院,他也去觀摩過,兩番比較,在王旁口中說出來,更顯見白水潭學院的出類拔萃之處。
  一席長談,直聽得王昉悠然神往,恨不得能親自去白水潭學院看看。
  注十二:偶語律,秦始皇時法家暴政,兩個人以上在一起談論詩書,便犯“棄市”之死罪。
  古代于鬧市執行死刑,并將尸體棄置街頭示眾,稱為“棄市”。
……

新宋十字-(2) 作者簡介

阿越,湖南人。1980年生,理工科畢業,后考入湖南師范大學歷史學院,攻讀中國古代史碩士研究生。2004年開始動筆撰寫《新宋》,歷經數載,完成《十字》、《權柄》、《燕云》三部。阿越的作品思想深刻,文風嚴謹,于真切翔實的歷史氛圍中創造出想象的多樣性和豐富性,是新歷史小說的代表作家。

商品評論(10條)
  • 主題:這本書寫完了沒?

    追著追著就忘記了

    2017/3/13 21:41:22
  • 主題:新宋·十字

    有很多的注釋,社會背景很詳細

    2015/4/15 17:57:18
    讀者:201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阿越的作品

    阿越的作品,穿越的形,歷史小說的骨肉。

    2014/2/19 13:48:26
    讀者:nin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全新、低價

    全新、低價,算是淘到了~

    2013/8/22 10:40:28
    讀者:noo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最好的穿越小說之一

    進入北宋吧

    2012/8/12 17:18:09
  • 主題:最好的網絡穿越歷史小說!

    最好的網絡穿越歷史小說!

    2012/3/10 1:24:46
    讀者:zha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書比較舊,但勝在價格優勢

    書比較舊,但勝在價格優勢。

    2012/1/8 18:37:22
    讀者:201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一直想買,比外面便宜不少

    一直想買,比外面便宜不少

    2011/10/18 18:59:12
    讀者:zha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書不錯,值得一買

    書不錯,原來看的是網絡版,這個書值得買實體版看。書皮稍有磨損,有點可惜。書的側面有圓珠筆劃的條子,這個是人為吧?有點郁悶。內頁完全沒有問題,還是特價,覺得還算超值。

    2011/1/29 10:54:14
    讀者:tia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歷史穿越小說,不是太感冒

    歷史穿越小說,不是太感冒

    2010/10/23 10:10:49
    讀者:600***(購買過本書)
書友推薦
本類暢銷
編輯推薦
返回頂部
中國圖書網
在線客服
任选九新浪